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
秦玉顏若雪 作品大全
秦玉顏若雪小說 筆趣閣 作者:秦玉顏若雪 分類: 玄幻 1534 人在讀
若雪恢複了往日的冷漠。她冷聲說道:“全部拒絕,先送秦玉去醫院。”秘書張了張嘴,訕笑道:“小姐,您不會真要嫁給這麼個窩囊廢吧”聽到這話,顏如雪的眼睛裡頓時閃過了一抹冰冷。“我怎麼做,還需要和你交代麼?”顏若雪冷冷的說道。秘書臉色頓時大變,他急忙扇了自己一個嘴巴道:“小姐,是是我多言了。”說完,顏若雪的玉手捂住了嘴巴,劇烈的咳嗽了起來。“小姐,您該吃藥了”身邊的秘書連忙提醒道。“開車。”然而顏若雪卻絲毫冇有理會他的話,隻是麵無表情的下達了命令。車,向著醫院趕去。而昏迷中的秦玉,卻彷彿做了一個夢。夢境
若雪恢複了往日的冷漠。她冷聲說道:“全部拒絕,先送秦玉去醫院。”秘書張了張嘴,訕笑道:“小姐,您不會真要嫁給這麼個窩囊廢吧”聽到這話,顏如雪的眼睛裡頓時閃過了一抹冰冷。“我怎麼做,還需要和你交代麼?”顏若雪冷冷的說道。秘書臉色頓時大變,他急忙扇了自己一個嘴巴道:“小姐,是是我多言了。”說完,顏若雪的玉手捂住了嘴巴,劇烈的咳嗽了起來。“小姐,您該吃藥了”身邊的秘書連忙提醒道。“開車。”然而顏若雪卻絲毫冇有理會他的話,隻是麵無表情的下達了命令。車,向著醫院趕去。而昏迷中的秦玉,卻彷彿做了一個夢。夢境
若雪恢複了往日的冷漠。她冷聲說道:“全部拒絕,先送秦玉去醫院。”秘書張了張嘴,訕笑道:“小姐,您不會真要嫁給這麼個窩囊廢吧”聽到這話,顏如雪的眼睛裡頓時閃過了一抹冰冷。“我怎麼做,還需要和你交代麼?”顏若雪冷冷的說道。秘書臉色頓時大變,他急忙扇了自己一個嘴巴道:“小姐,是是我多言了。”說完,顏若雪的玉手捂住了嘴巴,劇烈的咳嗽了起來。“小姐,您該吃藥了”身邊的秘書連忙提醒道。“開車。”然而顏若雪卻絲毫冇有理會他的話,隻是麵無表情的下達了命令。車,向著醫院趕去。而昏迷中的秦玉,卻彷彿做了一個夢。夢境
若雪恢複了往日的冷漠。她冷聲說道:“全部拒絕,先送秦玉去醫院。”秘書張了張嘴,訕笑道:“小姐,您不會真要嫁給這麼個窩囊廢吧”聽到這話,顏如雪的眼睛裡頓時閃過了一抹冰冷。“我怎麼做,還需要和你交代麼?”顏若雪冷冷的說道。秘書臉色頓時大變,他急忙扇了自己一個嘴巴道:“小姐,是是我多言了。”說完,顏若雪的玉手捂住了嘴巴,劇烈的咳嗽了起來。“小姐,您該吃藥了”身邊的秘書連忙提醒道。“開車。”然而顏若雪卻絲毫冇有理會他的話,隻是麵無表情的下達了命令。車,向著醫院趕去。而昏迷中的秦玉,卻彷彿做了一個夢。夢境
秦玉顏若雪最新免費 作者:秦玉顏若雪 分類: 都市 16 人在讀
若雪恢複了往日的冷漠。她冷聲說道:“全部拒絕,先送秦玉去醫院。”秘書張了張嘴,訕笑道:“小姐,您不會真要嫁給這麼個窩囊廢吧”聽到這話,顏如雪的眼睛裡頓時閃過了一抹冰冷。“我怎麼做,還需要和你交代麼?”顏若雪冷冷的說道。秘書臉色頓時大變,他急忙扇了自己一個嘴巴道:“小姐,是是我多言了。”說完,顏若雪的玉手捂住了嘴巴,劇烈的咳嗽了起來。“小姐,您該吃藥了”身邊的秘書連忙提醒道。“開車。”然而顏若雪卻絲毫冇有理會他的話,隻是麵無表情的下達了命令。車,向著醫院趕去。而昏迷中的秦玉,卻彷彿做了一個夢。夢境
若雪恢複了往日的冷漠。她冷聲說道:“全部拒絕,先送秦玉去醫院。”秘書張了張嘴,訕笑道:“小姐,您不會真要嫁給這麼個窩囊廢吧”聽到這話,顏如雪的眼睛裡頓時閃過了一抹冰冷。“我怎麼做,還需要和你交代麼?”顏若雪冷冷的說道。秘書臉色頓時大變,他急忙扇了自己一個嘴巴道:“小姐,是是我多言了。”說完,顏若雪的玉手捂住了嘴巴,劇烈的咳嗽了起來。“小姐,您該吃藥了”身邊的秘書連忙提醒道。“開車。”然而顏若雪卻絲毫冇有理會他的話,隻是麵無表情的下達了命令。車,向著醫院趕去。而昏迷中的秦玉,卻彷彿做了一個夢。夢境
若雪恢複了往日的冷漠。她冷聲說道:“全部拒絕,先送秦玉去醫院。”秘書張了張嘴,訕笑道:“小姐,您不會真要嫁給這麼個窩囊廢吧”聽到這話,顏如雪的眼睛裡頓時閃過了一抹冰冷。“我怎麼做,還需要和你交代麼?”顏若雪冷冷的說道。秘書臉色頓時大變,他急忙扇了自己一個嘴巴道:“小姐,是是我多言了。”說完,顏若雪的玉手捂住了嘴巴,劇烈的咳嗽了起來。“小姐,您該吃藥了”身邊的秘書連忙提醒道。“開車。”然而顏若雪卻絲毫冇有理會他的話,隻是麵無表情的下達了命令。車,向著醫院趕去。而昏迷中的秦玉,卻彷彿做了一個夢。夢境
若雪恢複了往日的冷漠。她冷聲說道:“全部拒絕,先送秦玉去醫院。”秘書張了張嘴,訕笑道:“小姐,您不會真要嫁給這麼個窩囊廢吧”聽到這話,顏如雪的眼睛裡頓時閃過了一抹冰冷。“我怎麼做,還需要和你交代麼?”顏若雪冷冷的說道。秘書臉色頓時大變,他急忙扇了自己一個嘴巴道:“小姐,是是我多言了。”說完,顏若雪的玉手捂住了嘴巴,劇烈的咳嗽了起來。“小姐,您該吃藥了”身邊的秘書連忙提醒道。“開車。”然而顏若雪卻絲毫冇有理會他的話,隻是麵無表情的下達了命令。車,向著醫院趕去。而昏迷中的秦玉,卻彷彿做了一個夢。夢境
若雪恢複了往日的冷漠。她冷聲說道:“全部拒絕,先送秦玉去醫院。”秘書張了張嘴,訕笑道:“小姐,您不會真要嫁給這麼個窩囊廢吧”聽到這話,顏如雪的眼睛裡頓時閃過了一抹冰冷。“我怎麼做,還需要和你交代麼?”顏若雪冷冷的說道。秘書臉色頓時大變,他急忙扇了自己一個嘴巴道:“小姐,是是我多言了。”說完,顏若雪的玉手捂住了嘴巴,劇烈的咳嗽了起來。“小姐,您該吃藥了”身邊的秘書連忙提醒道。“開車。”然而顏若雪卻絲毫冇有理會他的話,隻是麵無表情的下達了命令。車,向著醫院趕去。而昏迷中的秦玉,卻彷彿做了一個夢。夢境
若雪恢複了往日的冷漠。她冷聲說道:“全部拒絕,先送秦玉去醫院。”秘書張了張嘴,訕笑道:“小姐,您不會真要嫁給這麼個窩囊廢吧”聽到這話,顏如雪的眼睛裡頓時閃過了一抹冰冷。“我怎麼做,還需要和你交代麼?”顏若雪冷冷的說道。秘書臉色頓時大變,他急忙扇了自己一個嘴巴道:“小姐,是是我多言了。”說完,顏若雪的玉手捂住了嘴巴,劇烈的咳嗽了起來。“小姐,您該吃藥了”身邊的秘書連忙提醒道。“開車。”然而顏若雪卻絲毫冇有理會他的話,隻是麵無表情的下達了命令。車,向著醫院趕去。而昏迷中的秦玉,卻彷彿做了一個夢。夢境